名优馆最旧的版本二维码

乔玉灵摇头,她怎么可能下毒,随即她伸手上前,“我给看看,我是医者。”

贺佑娴推开了她,“这人丫鬟不像丫鬟,给我送东西吃,现在又要给我看病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我不会害。”乔玉灵有些无奈的说。

贺佑娴白了她一眼,“坏人永远不会说自己是坏人。”

乔玉灵皱眉,“如果我要害,多的是办法。”说完,她直接一挥衣袖,白色的粉末洒出,贺佑娴都来不及闭气,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。

“……到底是谁?想干什么?”贺佑娴有些紧张的看着乔玉灵,她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,除了嘴巴可以动以为。

乔玉灵没说话,直接上前抓过她的手,给她把脉,没一会功夫她就入开了贺佑娴,淡声道:“没事儿。”

贺佑娴白了她一眼,“赶紧给我解药,我也没说我有事儿呀,这个人。”

面对一张自己妹妹的面,乔玉灵……还真做不出来什么过份的事情,只能给贺佑娴闻了解药,有些不死心的问道:“当真是贺家的大小姐?”

贺佑娴白了她一眼,“问的这是什么话,我不是贺家大小姐,难不成是?”

乔玉灵沉默了,想了一会,她将自己脖子上的红色吊坠拿了出来,这是她们姐妹独有的,“见过这个吗?”

贺佑娴一脸迷茫的看着乔玉灵手上的吊坠,莫名的感觉有一种亲切感,可是她真的没有见过来,“没有,这是什么呀?真好看。”

果子MM白色房间里的浅笑

乔玉灵一直在观察贺佑娴的表情,见她完不像是装的,只好失落的将东西收了回去,看来眼前的人……很有可能真的不是玉佳。

如果是玉佳怎么可能不认识她。

或者说……她是失忆?

想到这个可能,乔玉灵又兴奋起来,她直直的盯着贺佑娴,“有没有失忆过,就是记忆不。”

“当然没有,这个人真奇怪,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?”贺佑娴就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般,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。

乔玉灵没想到她会这么大的反应,感觉这件事情还需要再查查。

“没什么,可能是我认错人了。”

“哼,当然认错人了,我堂堂贺家的大小姐,也是们这些人随随便便可以乱攀亲戚的。”

贺佑娴此刻的样子,就像是一个……无比得瑟的千金小姐,让人有一种想要……揍她的冲动。

“好吧,那继续在这里好好跪着吧,那个鸡……没毒。”乔玉灵说完之后,深深的看了贺佑娴一眼离开了。

南宫辰维在外面看得清楚,乔玉灵出来后,他便与乔玉灵两人离开了。

而祠堂里,贺佑娴在乔玉灵离开之后,又重新将地上的鸡捡了起来,纠结了又纠结,还是将上面的皮扒了,将肉塞进自己嘴里。

等一整只鸡都吃完了,她这才慢悠悠的边剔牙边道:“来这么久了,还没有看够?”

门外走进来一个男子,一般黑色的暗纹锦衣,贵气十足,身上带着一股子寒气,“我来看看死了没有。”

贺佑娴收起自己的吊儿郎当,起身直视眼前的男人,“都还没有死,我怎么可能死。”

男人听到这话似乎也不生气,眸光反而扫过被贺佑娴扔在地上的鸡骨头上,有些嘲弄的道:“掉在地上的东西也吃,果然跟狗没什么区别。”

贺佑娴的脸色瞬间就变了,不过只是一瞬,随即她就笑了,笑的花枝招展,“是呀,我是跟狗没有什么区别,不过……跟狗又有什么区别呢?咱两可是……骂我是等同于骂自己呀。”

男人的脸黑了,手上青筋爆起,“贺佑娴,如果不是女人,我一定杀人。”

“行了,这话都说八百遍了,喜欢说,我还不喜欢听呢,真是耳朵都要起茧子了。”贺佑娴不满的说完后,甚至还用小拇指抠了抠耳朵,表示她真的很烦。

“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男人刚说一个字,就被贺佑娴打断了,“有完没完了?说吧,来找我什么事情,别让我贺家人看到,要不然,我怕他们会杀了。”

“不会,他们只会感激我。”男人突然就笑了。

一个不苟言笑的人突然间笑了,贺佑娴只感觉后背有些发凉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自然是昨天夜里的事情,如果不是因为我,恐怕他们还抓不到呢。”男人大方的承认了。

贺佑娴听到这话哪里还能忍,直接就开骂了,“竟然是这个王八蛋,敢坏了老娘的好事儿,看我不打死。”

她说着已经冲男人出招了,男人也没有站在原地挨打,同样的回手了,两人一来我一往的,很快就打得火热。

贺佑娴的功夫与男人的比起来自然是欠一些火候,可是不知怎么的,打的时候两人竟然能打成平手,因为贺佑娴的气氛……在打架的时候将祠堂里的祖宗牌位都给……打到了地上,最后……走水了。

一把火,整个贺家的祠堂一夜之间被烧了。

待贺佑娴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,大火已经起了,外面已经有人在喊,“不好了,祠堂走水了。”她回头不满的看着身边紧紧抓住自己手腕的男人,“都是干的好事儿。”

“明明是打翻的,现在又来怪我?”男人挑眉,声音冰冷,听不出息怒。

“放开我。”贺佑娴气得牙痒痒,可是打不过这个男人,真是气死人,突然她想到乔玉灵对自己用的药,如果她也有那种让人瞬间倒地,只有解药才能恢复的药就好了。

男人见她眼珠直转沉声问道:“想什么呢?”

“想什么要管,狗拿耗子多管闲事。”贺佑娴骂道。

男人笑了,“耗子可不是这样的,如果真是耗子,我就直接一把拍死,可是对于……我还舍不得,留下来慢慢玩,更好。”

贺佑娴听到这话又炸毛了,抬腿对着男人的下身就踹了上去,嘴里骂着,“找死。”